Banner
首页 > 醉驾事故

一晚两场饮酒,酒后交通事故,饮酒人均担责任

  朋友间相互饮酒增加气氛,属人之常情,但酒后驾车未禁止仍担责。

  2013年5月李某(原告)受朋友邀请参加宴席,酒席中共有8人饮酒,共饮3瓶白酒(种子酒),约1小时后散席,散席后受害人李某发现隔壁房间的朋友金某也在吃饭,故又同金某一人饮下一听灌装啤酒。酒后受害人李某状况很好,没有醉酒反应。而且在与金某喝酒结束后送金某回家,然后又返回至饭店取摩托车,买了水果,然后驾驶摩托车回家,当晚10点左右被人发现躺在地上,后被送至医院治疗。后经司法鉴定,伤残等级为1级,护理期20年,后原告李某起诉当晚所有参与饮酒人员(第一场7人,第二场1人)赔偿共计1079641元,经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8被告共担12%责任,其中本人代理的被告金某(第二场饮酒人员)承担4.5%责任。原告不服后上诉至芜湖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各被告承担的责任比例。该起案件,从律师代理的角度来看,被告承担4.5%的责任已达到被告的目的,但从原告的角度来看,各被告共计12%的赔偿都不够支付医药费,但究其原因原告在这次事件中需承担主要责任。

41e9d531430a7fa5a318b7f15a8079e9_259_194

  附 代 理 词

  原告李某诉被告金某等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安徽安江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金某委托,经其同意指派李国山律师担任其诉讼代理人,现结合相关事实,依据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望法庭予以采纳:

  一、原告李某受伤并非饮酒直接导致,而是原告酒后驾驶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直接导致,被告金某对原告的受伤没有过错,且原告与各被告间的先前饮酒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首先,通过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即原告受伤是因驾驶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所致,但却无法查明交通事故发生的成因,客观上存在因天黑视线不清、超速、自身驾驶等原因导致事故发生的可能性。虽然原告先前有饮酒行为但饮酒不一定导致交通事故发生,同样交通事故的发生也不一定是饮酒所导致。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并未及时报警,送至医院治疗时也未进行酒精含量检测,所以无法证明该交通事故发生是因原告饮酒后醉酒或酒后神志不清所导致,也不能证明饮酒后对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力大小。相反,结合本案各被告的陈述以及证人证言均表明,原告饮酒后无任何醉酒反应,神志清楚且原告酒量远高于当晚饮酒量。因此,被告认为,原告应证明原告交通事故的发生系因饮酒所致(饮酒在交通事故中的参与度问题)。其次,退一步说,即使饮酒与交通事故发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但被告认为该因果关系只是事实上的因果关系而不是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理由:朋友之间相互宴请吃饭、饮酒是人之常情,并不违法,但众所周知,我国法律严禁酒后驾驶机动车,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在并未醉酒、神志清醒状态下,理应知道饮酒驾车的危害,然而原告放任对自身行为的控制,驾驶摩托车导致意外发生,其责任完全在于原告自己。即使存在饮酒这一先前行为,也因原告的酒后驾驶这一违法行为,中断了饮酒这一先前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二、原告饮酒的事由,系因被告吴某宴请,且在该酒席中共同饮下白酒近三斤,而被告金某既不是宴请者、组织者也非参加者,故对原告人身不负安全注意义务。

  首先,有无义务来源在于先前行为是否客观上对原告人身安全造成了一定风险,如果虽同原告饮酒但所饮酒量在原告正常的酒量范围内对原告身体、思维意识无任何影响,则先前饮酒行为不能成为保护义务的来源。具体到本案中,原告未举证证明当晚饮酒量已影响到自身的思维意识、行为能力。

  其次,原告同被告金某以外各被告共同饮酒时,因被告金某并非参与者,对原告是否饮酒以及是否过量饮酒等情况毫不知情,如果客观事实确因原告过量饮酒而致交通事故发生,那么作为当事参与者的各被告(除被告金某外)理应知晓其已过量饮酒,应当预见到可能存在的安全风险,对原告负有注意、保护义务,但上述各被告均放任不管各自离开,应当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

  最后,原告在与第一场被告等人饮酒结束后,又同被告金某聊天并一人饮下一瓶罐装啤酒(125ml),该事实在饭店负责人的证言中已证明,至于其他被告代理人认为原告后与被告金某过量饮酒并非只饮一瓶罐装啤酒,纯属主观猜测毫无事实可言。故,原告与被告金某所饮下的酒精量相比较原告之前的饮酒量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原告在与被告金某的聊天、饮酒以及送被告金某回家过程中均神志清楚,无任何醉酒反应。因此,在被告金某对原告之前饮酒情况毫不知情以及原告又无任何醉酒反应的情况下,被告金某客观上是无法预见到原告仅与自己饮下一瓶罐装啤酒,会存在过量饮酒所带来的危险。另,被告金某在离开饭店时已要求原告不要酒后驾驶摩托车并交代饭店负责人安排车辆送行。故,代理人认为,被告金某客观上在无法预见危险的情况下也已尽到合理的提醒、注意义务,不应承担过错责任。

  三、被告金某对原告最后驾车回家的行为不负有劝阻义务。

  事发当晚,原告在送被告回家后,并不是当场直接驾驶摩托车回家,而是返回饭店取摩托车,当时饭店负责人已对原告进行劝阻,原告表示自己没喝多,不要紧,并且清楚的记得买水果带回家,后原告在买完水果后驾车回家。所以,在第三人已经尽到合理义务的情况下,被告仍坚持驾车回家,责任显然在于原告自己。而且,事实上被告金某也不是本案原告离开时最后一个接触者,对原告最后驾车行为也不负有劝阻义务,且先前也尽到合理提醒、注意义务。

  四、被告对原告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并且部分赔偿项目计算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望法庭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判决。

  延 伸:因果关系理论探析:原因的原因能否成为损害结果的原因?

  假设案例:1.某驾驶员因观看广场人员表演,开车分神导致交通事故发生致行人死亡。分析:导致死亡的原因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司机观看广场表演。广场表演与死亡结果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但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很显然表演者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即原因的原因不能成为损害结果的原因。

  假设案例:2.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一乘客殴打司机,导致司机失控,发生交通事故致行人死亡。分析:致人死亡的原因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乘客殴打司机所致。乘客殴打行为与死亡结果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很显然应承担相关的赔偿责任。即原因的原因应成为损害结果的原因。

  本人认为:能否成为损害结果的原因,关键在于行为人是否制造了不可容忍的风险,即是否足以引起损害后果的发生。


咨询热线
18855383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