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首页 > 成功案例

关于双倍工资时效问题的分析

      劳动争议案件中关于双倍工资时效计算一直存在争议,主要有:第一种观点认为,双倍工资的时效应当自用工之日起第二个月开始计算1年,如劳动者2015年1月入职,时效应从2015年2月份开始计算,超过1年部分则属于超过时效,依据为:《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1款规定。第二种观点认为,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双倍工资,如上列,劳动者2015年1月入职,双倍工资计算月份为2015年2月份至2016年1月份,时效计算应当自2016年1月份后开始计算1年,理由为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违法状态一直持续,不应当自入职第2个月(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起)开始计算而应是从违法状态终止时即2016年1月份后开始计算。第三种观点认为,双倍工资的性质属于劳动报酬,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赔偿或补偿,因此,仲裁时效不受《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1款的限制,应当依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4款规定计算诉讼时效。本人代理的一起劳动争议案,按照第3种观点,获镜湖区法院支持,但在实务过程中不同法院不同法官对此类问题仍争议很大。

u=1922944020,801112909&fm=26&gp=0

  附: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安江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王某某委托,经其同意指派李国山律师担任其诉讼代理人,现结合相关事实,依据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望法庭予以采纳:

  本案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受法律保护。

  一.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应予支持。

  原告自2009年9月份在被告经营的洗浴店工作,从事浴室衣柜看管员一职,直至2011年3月15日洗浴店才与原告签订了书面《员工聘用合同》 ,被告经营的洗浴店未依照法律规定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显然违反法律的规定,理应向原告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针对被告答辩称原告的该项诉求已过诉讼时效,本代理人认为没有法律依据,且曲解了法律的规定,认为双倍工资不是劳动报酬,同时也违反了法律保护劳动者弱势群体的立法精神。

  “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认为是劳动报酬而不是一种赔偿的理由:1.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可以对劳动报酬、劳动条件等进行协商确定,但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处于弱势,法律对本来双方协商确定的劳动报酬等问题进行干涉,用法律、法规的形式对此进行一些强制性规定,比如双休日加班需要支付200%工资、约定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等。这种通过法律强制性规定,使劳动者获得多出来的工资,法律均认为是“劳动报酬”而不是“补偿”。同理,既然上述200%加班工资是劳动报酬、低于最低工资的补足部分是劳动报酬,为什么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就不是劳动报酬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也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2.任何一部法律的出台与实施,不论其逻辑结构还是语言文字极其严谨,既然《劳动合同法》第82条已经明确规定为“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资”,而不是“...按每月工资二倍支付赔偿”。

  综上,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4款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1年时效的限制,劳动关系终止的,应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1年内提出。由此,本案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双倍工资的诉请并没有超过时效,依法应予以支持!

  二.原告主张被告支付未享受社保待遇而产生损失的计算标准及法律依据。

  原告与被告经营的洗浴店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被告经营的洗浴店一直没有依法未原告办理相关社会保险,以至于原告在失业时未能享受失业保险金待遇,故本代理人认为对于这部分损失有法有据,理应由被告承担。根据《安徽省失业保险规定》第18条、21条规定计算:7.5月×1010元/月×60%=4545元。

  三.原告加班的事实及加班工资的计算。

  根据原告与被告经营的洗浴店签订的《聘用合同》第四项第5条约定可以明确反应原告加班的事实,同时更进一步的反应出原告不仅不能享受法律规定的休息权,而且在享受原本应享有的休息权时还要被扣除工资,被告的行为显然违法。被告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形下当庭否认加班的事实,法庭依法不应采纳。

  加班工资的计算:274×30=8220元

  天数:274天,实际应为280天。

  (2009年9月1号--2012年5月10号,共140周,双休日280天)

  标准:30元/天

  (安徽省最低工资标准1010元/月÷30天=33.6元/天,按30元/天)

  五.被告经营的洗浴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原告支付经济赔偿金。

  在举证、质证阶段被告当庭提交了一份所谓原告签字的“辞职报告”,对于该份证据本代理人认为该份证据不具备合法性。该辞职报告并非原告本人的真实意识表示而是在被告引诱、胁迫下所签的字,原告在入职时被告单位向原告收取押金,后在解除合同时以不在辞职报告签名就不退还押金为由,迫使原告在辞职报告签名。作为弱势群体一方的原告在自身合法权益已经受到侵害的前提下,由于法律意识的淡泊,本着能“拿回一点是一点的”心态极不自愿的在辞职报告上签字,面对这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本代理人也曾思考到底是劳动者的“无知”还是劳动者的“无奈”?但无论如何本案原告的签字确非真实意思表示,另外该辞职报告的内容是被告单位所写,而不是原告本人书写,被告经营的洗浴店也随后申请注销,结合这两点情况正好与上述事实相互印证,恰好说明了是被告单位变相违法解除与原告间的劳动合同。

  计算标准: 2.5月×1206.5月/元×2=6032元

  (合同解除前2011年5月至2012年5月,月平均工资:1206.5元)

  最后,被告上述种种违法行为已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的诉求不仅有法有据而且为了便于调解能更快的解决争议已经做出一定让步,至此,希望法院能依法支持原告所有诉求!

  此 致

  镜湖区人民法院

  代理人:李国山

  2012年9月20日


咨询热线
18855383348